20赫兹:15%基因敲除的小鼠在非音乐中跳舞

《20赫兹》是日本Multipletap音乐节办的一份网络杂志,英日双语,2016年问世。本文由《20赫兹》授权翻译发表。)

文:山崎なし(Nasi Yamazaki)
翻译:Leftear
校对:周巧、黄山

1.
基因敲除的小鼠是一种经过基因修改的老鼠,研究者们用特殊的手段使它们的多个基因失 效。将敲除了特定基因的小鼠和正常的小鼠进行对照,我们可以对某些特定基因的功能进行研究。

2.
人耳的鼓膜直径约为8-9mm,厚度只有0.1mm。近三十年以来,便携式音乐播放器例如 WAKMAN、iPod、iPhone等变得十分流行。最近十年也见证了现场演出、音乐活动,以及黑胶的复兴。这使我重新思考“我们不仅仅用耳朵聆听音乐”这样的命题。它其实不难接受,但另一方面,“我们身体权利的复辟”的讲法又有点过度阐释了。我觉得较合适的说法是,如果在聆听时,去掉除耳朵之外的所有身体部位的话,我们并不会感到满足。这可不是类似“除非你在那里,否则你永远都感受不到超重低音挠你脚后跟的感觉”这样浪漫化的经验主义描述。但是我也觉得“利用耳朵感知振动”这样的表述并不能很好地涵盖“聆听”这一行为的生物性和物理性。事实上,更精确的表述应该是“感知鼓膜上的空气振动”。鼓膜并不仅仅感知空气的振动,同时也感知来自骨传导的振动。有说法认为骨传导的速度是空气传导的两到三倍。更快的传导速率意味着音高和质地(texture)是不同的(这就是为什么你听到自己声音的录音时会感到不适)。完整的聆听体验是一种非抽象的、包含了骨传导和身体共鸣的全身性体验。

3.
15%基因敲除对小鼠发育将是致命性的,这意味着它们并不能生长为成鼠。

4.
“音乐中的常态是什么?”这是个庸常的问题,然而有一种“音乐”经常使我作出这样的思考。节奏、旋律、音量、乐器、音调、音箱和扩音系统、编程、人们演奏音乐的方式、作曲方法、声音的愉悦、听众的安全感……有一些人有些既定的概念,而另一些人会珍视突然冒出的奇思怪想,审慎地将构成音乐或表演的某些要素剔除。现今我们将其称之为现代音乐或是实验音乐或是某种现代形式或只是简单地称为艺术。虽然或多或少有点难以归类,但我听到这种音乐时内心总是有所触动。将音乐中的某些东西敲除后分离出来的音乐,徘徊于音乐和非音乐分界线,这将我们带回最初的问题:“音乐中的常态是什么?”

当然了,大家都更明白这样的问题并不会有答案——对起源的追溯即哲学本身:“到底问题是什么?到底有什么值得问问题?”——如果我开始这样的思考并对此进行严肃探讨,那么这篇文章将会充斥各种各样的名词。但我们一步一步来,这类音乐,由Multipletap所聚集的音乐,在愉悦与痛苦中摇摆,通过你的耳膜直接在你脑海中生成词语,这或许才是真正吸引我的东西。

5.
当我写这篇短文时,Multipletap正在穿越美国的八个城市,每天驾驶六个小时,进行他们为期十天的疯狂巡演。他们的目标就是做现场演出,换言之,提供充分的全身性聆听体验。从一个遥远的国度出发,他们越过边界。他们的音乐会让那里的人们心有所触吗?我听说巡演的票早已售罄,他们可能会受到热烈的欢迎。他们也许能引发热情,可能带来失落,不管怎样,它或许都能塑造新的故事和音乐。另一方面,当我思考非音乐,即正在衰弱且从未被意识到是音乐的那部分声音,我总是感受到,15%基因敲除而无法生长的小鼠在我头脑里舞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