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ward sanderson interview yan jun & zhu wenbo: about “There Is No Music From China”

中文版
Continue reading “edward sanderson interview yan jun & zhu wenbo: about “There Is No Music From China””

李蔼德访谈颜峻、朱文博:关于”There Is No Music From China”

李霭德(Edward Sanderson),英国人,北京观众,艺术撰稿人。
i don’t know
There Is No Music From China
english version
Continue reading “李蔼德访谈颜峻、朱文博:关于”There Is No Music From China””

丛峰:一部雅俗共赏的文学作品谢谢我也这么认为!

以下文字摘自丛峰微信:“2005年,我在颜峻的Sub Jam出版了一本采样拼贴诗歌作品《一部雅俗共赏的文学作品谢谢我也这么认为》,印的不多,最近颜峻又找到最后库存的100本。如今看这部作品,稚嫩如同习作,风格上完全迥异于我的第一本诗集《那里有一列我看不见的火车》,那一本更贴近我一贯的风格。不过,我后面的一些想法与思路在这个采样拼贴文本里已经发端,某种意义上它自发地用文字实践了维尔托夫《持摄影机的人》和我后来才熟悉的异轨策略,里面的诗句完全由报纸媒体电视中的语言构成,几乎没有自己的语言。”
Continue reading “丛峰:一部雅俗共赏的文学作品谢谢我也这么认为!”

李霭德:“不演了”和《秋葵》

(过去几年里北京的实验音乐演出场地关了很多,但是这个场景——尽管很小吧——依然保持活跃,给人的感觉很乐观。在这篇文章里,我希望着重于北京即兴音乐场景中的两位,朱文博和李松。)
Continue reading “李霭德:“不演了”和《秋葵》”

颜峻、朱文博、闫玉龙、赵丛:两件不受欢迎的作品

一次邮件对话。2016年年底到2017年年初。
起因是密集音乐会第42回,赵丛做为乐手演奏了颜峻的作品《临时的音乐》,现场反应并不好。时间回溯到一年前,朱文博在上海发表了一组作品,包括《教两个不会吹单簧管的人吹单簧管》,观众也纷纷退场。
Continue reading “颜峻、朱文博、闫玉龙、赵丛:两件不受欢迎的作品”

李霭德:密集音乐会39

*李霭德(Edward Sanderson),英国人,北京观众,艺术撰稿人。我们正邀请他随机为撒把芥末写一些东西,本篇算是个开头——在他视角中的一次密集音乐会。
Continue reading “李霭德:密集音乐会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