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霭德:“不演了”和《秋葵》

(过去几年里北京的实验音乐演出场地关了很多,但是这个场景——尽管很小吧——依然保持活跃,给人的感觉很乐观。在这篇文章里,我希望着重于北京即兴音乐场景中的两位,朱文博和李松。)
Continue reading “李霭德:“不演了”和《秋葵》”

颜峻、朱文博、闫玉龙、赵丛:两件不受欢迎的作品

一次邮件对话。2016年年底到2017年年初。
起因是密集音乐会第42回,赵丛做为乐手演奏了颜峻的作品《临时的音乐》,现场反应并不好。时间回溯到一年前,朱文博在上海发表了一组作品,包括《教两个不会吹单簧管的人吹单簧管》,观众也纷纷退场。
Continue reading “颜峻、朱文博、闫玉龙、赵丛:两件不受欢迎的作品”

Keith Rowe:对正在发生的永恒扰动

(编者按:原采访分三期(2007.11—2008.1)载于旧金山地区实验即兴音乐杂志《湾区独创音乐日历》(The Transbay Creative Music Calendar)。由 Keith Rowe 提供。翻译:叶轩、Leftear、朱松杰;校对:黄山)
Continue reading “Keith Rowe:对正在发生的永恒扰动”